分类
博电竞APP下载

中超第一阶段裁判复盘:最全数据统计及部分判罚解析

  在本赛季中超联赛的第一阶段,我们的土哨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本篇就从执法数据以及争议判罚分析这两个方面来复盘一下整个第一阶段咱们中国裁判的表现。

  一、中超裁判执法数据统计

  裁判员

  共有19位裁判员参与到了大连赛区的执法工作中,包括傅明、王竞和顾春含这三位国际级裁判在内,其中12位裁判员得到了执法中超的机会。虽共有19人,但由于裁判均为兼职(除三位职业裁判外),都有各自的本职工作,很多裁判请两个月长假较为困难,亦或是有中甲执法任务,无法在赛区封闭执法所有轮次的比赛。

  

  (图)大连赛区裁判员(图集不包括仅担任过AVAR的陈超、郝树辉)

  其实整个阶段中裁判们的任务都相当紧凑,由于裁判员负责担任主裁、四官、VAR和AVAR,每个赛区每轮4场,经常有裁判需要在同一轮中连续执法两场比赛。可以看到执法了1-14轮所有比赛的邢琦一共得到了18次任务安排,而执哨场次最多的王哲除了8场主裁外还担任了8次VAR,傅明、王竞、王迪和艾堃则是各执哨了7场比赛,平均每隔一轮就要吹一场。

  

  (图)大连赛区裁判员执法场次统计

  在大连赛区,除了8位上赛季在中超执哨的裁判外,郭宝龙、邢琦、林君和唐顺齐也被委派了担任主裁的任务,其中邢琦和唐顺齐均为首次执哨中超,在首秀中都拿出了不俗的表现。

  苏州赛区前后共有20位裁判员参与执法,其中包括马宁等4位国际级裁判。虽然我们4位亚足联精英裁判中有3位都在苏州赛区执法,但是总体上足协信任并给予机会的裁判并不多,主裁任务主要由马宁、沈寅豪、石祯禄、张雷、李海新和金京元这六位承担。马宁在14轮比赛中仅有2轮未担任主裁,还担任过1次四官和5次VAR,而沈寅豪在中途缺席两轮比赛的情况下也完成了9场中超加1场足协杯的执法,可见任务量之大。

  

  (图)苏州赛区裁判员执法场次统计

  苏州赛区同样有裁判员在第一阶段完成了中超执法处子秀,包括黄翼、梁财伟和刘威,但都仅担任了1场主裁,而此前拥有中超执法经验的张龙和陈钢也各执法了一场比赛。

  

  (图)苏州赛区裁判员(图集不包括戴弋戈、贺凯)

  红黄牌数据

  第一阶段中超赛场上共出现了460张黄牌以及25张红牌,场均黄牌4.11张,与上赛季场均3.71黄的数据相比稍有增加。其中大连赛区共有236黄11红,场均4.21张黄牌;苏州赛区共有224黄14红,场均4张黄牌。

  

  (图)第一阶段裁判员红黄牌数据(执法三场以下的除外)

  在所有执法场次达到三场及以上的裁判中,场均红黄牌数最高的均为张雷,其在8场中超联赛中共出示了44张黄牌以及5张红牌,场均黄牌达到了5.5张,场均红牌数也有0.625张。而第一阶段最不喜欢出黄牌的裁判则是郭宝龙,3场中超共出示了9张黄牌,场均仅有3黄。

  

  (图)场均黄牌数最高的张雷(左)以及最低的郭宝龙(右)

  助理裁判员

  大连赛区共有13位助理裁判员参与执法,仅有6位执法了全部轮次的比赛,其中马济、张铖和武慧峰更是14轮全勤,席飞和邓波在14轮中也执法了13场比赛,而李兴锋则是主要担任AVAR,仅以边裁的身份出场4次。由于边裁人员一度紧缺,上半程甚至出现了杨洋在同一轮执法两场比赛的情况。

  

  (图)大连赛区助理裁判员

  

  (图)大连赛区助理裁判员执法场次统计

  苏州赛区同样有13位助理裁判员参与执法,其中6位贯穿整个第一阶段,这些劳模中包括曹奕等5名国际级助理裁判员以及来自解放军足协的马克喜。苏州赛区助理裁判员的任务同样艰巨,曹奕和宋祥云均实现了14轮全勤,而胡成军则在短短半天时间内先后上场执法了两场比赛,对体能储备的考验极强。

  

  (图)苏州赛区助理裁判员

  

  (图)苏州赛区助理裁判员执法场次统计

  在主裁与助理裁判的搭配频率方面,大连赛区仅有王迪+张铖、邓波以及傅明+马济的组合相对较为固定,其他裁判员担任主裁时则是轮流与各位助理组队。苏州赛区马宁与施翔和王德馨、张雷与宋祥云、沈寅豪与周飞以及石祯禄与曹奕等搭配则经常出现在赛场上。虽然裁判员与助理裁判员由于分赛区以及执法轮次不同等原因,导致一些国际赛事中常用的组合无法继续搭配,但至少在赛区内这样的固定组合执法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对裁判组成员之间的配合起到积极作用。

  

  (图)大连赛区裁判员与助理裁判员搭配执法次数统计

  

  (图)苏州赛区裁判员与助理裁判员搭配执法次数统计

  二、焦点判罚复盘

  回顾整个第一阶段,球迷们议论最多的还是各种争议判罚。本篇小编就从一位业余持证裁判的角度出发,通过规则来分类解读一些判例。(注:以下复盘均仅针对判罚,与任何球队是否获益无关,希望广大球迷在评论区理性讨论,切勿开团)

  手球

  手球规则自19/20赛季细化后虽看起来较为复杂,但规则中列出的各种情况划分较为详细,若对手球判罚有所不解,直接参考以下表格和规则翻译即可。

  

  (图)20/21赛季手球规则(此表由中国足协根据IFAB《足球竞赛规则》归纳整理,全球所有足球赛事均执行此竞赛规则)

  

  

  (图)IFAB《2020/2021足球竞赛规则》手球部分

  首先是最明显的手球犯规——手或手臂触球时不自然地扩大身体面积,或手向球移动(有意手球):

  

  

  

  涉及到球经过自己身体反弹后打手的情况,则要分类讨论,手臂在自然位置一般是不会吹手球犯规的,但如果明显扩大了面积则还是要判罚手球犯规。

  以下这种情况无论如何都不犯规:主动处理球后球打手,无论手臂的位置如何,就算手臂举上天,依然不是手球犯规。(手向球移动的故意手球除外)

  

  对于倒地时手球也要分类讨论:如果手臂仅用于支撑,且没有横向或纵向展开,不犯规;如果手臂有横向或纵向的展开,则为手球犯规。由于这种情况在第一阶段的比赛中非常罕见,小编能够想到的只有建业外援卡兰加进球被吹的判例,就只能拿这个举例了。可以看到卡兰加在倒地时手臂碰球,且手臂仅用于支撑,没有展开,但由于其手球后直接形成了进球得分的机会,随后立即进球,故手球犯规,进球无效的判罚正确。换句话说就是,如果这样的手球出现在防守方球员上,则不能判罚手球犯规。

  此外,还有几次疑似手球的情况,在VAR核实之后均可确认并没有手球,最终的判罚也都是正确的。

  从以上判例可以看出,多数中超裁判对手球规则的理解还是较为透彻的,能够合理地执行手球规则。但不可否认的是还有一些关于手球的判罚令人疑惑,具体判例如下(前三个案例均未判罚手球犯规):

  

  

  

  

  通过犯规破坏明显的进球得分机会(DOGSO)

  规则中明确规定了对于此类犯规应给予的处罚,但由于前两年一些媒体大肆报道“红点套餐取消”导致不少球迷产生误解,屡次辟谣但依然有坚称“红点套餐已经不复存在”的声音出现。规则简单可以总结为以下四种情况:

  1. 罚球区外的DOGSO:无论犯规方式如何,一律直接罚令出场(红牌);

  2. 手球DOGSO:无论犯规地点在罚球区内外,一律直接罚令出场(红牌),罚球区外判罚直接任意球,罚球区内判罚点球;

  3. 罚球区内的DOGSO:如果犯规动作是冲人去的,例如抱人、推人、拉人等,以及各类原本就应直接罚令出场的犯规(例如严重犯规、暴力行为等),判罚“红点套餐”;

  4. 罚球区内的DOGSO:如果犯规动作是冲球去的,例如铲球,或门将试图用手将球破坏,则判罚“黄点套餐”。

  

  (图)IFAB《2020/2021足球竞赛规则》DOGSO部分

  第3轮青岛黄海青港与上海上港的比赛中,青岛外援亚历山德里尼在罚球区内接球直接面对颜骏凌,被上港13号魏震从后方直接撞倒,当值主裁张雷判罚点球并将魏震红牌罚下。可能很多人无法理解,魏震这个犯规动作并不是特别凶狠,也没有威胁到亚历山德里尼的安全,而且已经判了点球了,为什么还要直红?——因为魏震这个犯规破坏了青岛队一次明显的进球得分机会,而且这次犯规是从侧后方将对手撞倒,属于“冲人去的”DOGSO,故判罚“红点套餐”。

  

  而以下三次涉及DOGSO的判罚,主要争议点则在于案例中的犯规是否破坏了明显的进球得分机会。根据规则,判断是否为DOGSO,需要考虑以下四点:

  1. 犯规地点与球门之间的距离

  2. 球运行的总体方向

  3. 继续控球或得到对球的控制权的可能性

  4. 守方球员的位置与数量

  首先来看本赛季首张红牌——第一轮河北华夏幸福与石家庄永昌的比赛中,华夏幸福球员丁海峰在罚球区外将奥斯卡放倒,当值主裁张雷先出示了黄牌,随后VAR介入,张雷到场边回看后改为红牌。在丁海峰犯规前,奥斯卡最后一趟虽然有些大,但球的方向是趟向球门的,且除了丁海峰以外没有其他防守球员,虽有一人全力回追但其离球还有一段距离,如果奥斯卡从外线超车成功那他将直接单刀面对门将,将此次犯规归为DOGSO没有问题。

  

  第二轮大连与建业的比赛中又出现了这种情况:第85分钟,伊沃突入罚球区被大连外援丹尼尔森拉倒,当值主裁艾堃原本判罚没有犯规,给了大连队球门球,但在VAR介入且其亲自到场边回看后,决定判罚点球并将丹尼尔森罚下。但此案例与上一个不同的是,伊沃最后一步趟出以后球已经来到了小禁区角附近,射门角度较小,丹尼尔森手上确实有动作,但要将这次犯规认定为“破坏了明显的进球得分机会”好像有些勉强了。

  昨天最后一轮的比赛中同样有DOGSO的犯规出现。重庆与上港的比赛进行到第14分钟时,张卫放倒即将形成单刀的冯劲,当值主裁李海新在看过回放后改判红牌+直接任意球。虽然在两人发生冲撞前球是朝侧前方运动的,并非正对球门,但冯劲几乎卡到了身位,即将得到对球的控制权,张卫从侧后方试图将球捅出但并未碰到球,而是直接将冯劲踢倒,通过回放也可以看到本次犯规的发生地点在罚球区外,故此次裁判的判罚也是可以解释得通的。

  裁判员执法尺度的问题

  相比之下,本赛季由裁判执法尺度不一所引发的争议尤为明显。首先得明确一点,一个联赛如果想要多达二三十位裁判员在所有比赛中保持相同的执法尺度是极为困难的,几乎不可能实现,因为裁判都是人,而非实况和FIFA里那种毫无感情的判罚机器。尺度相对宽松的英超和德甲也有严哨,卡牌大师多到数不过来的西甲和意甲也有场均4黄及以下的松哨,不同裁判的尺度不同导致对一些疑似犯规的识别自然也就有所区别,这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但最重要的是,同一个裁判在一场比赛中对双方的尺度要保持平衡,这样的能力也是部分土哨所需要提高的。

  回顾第一阶段,有些裁判确实保证了尺度的一致性。例如傅明,在第4轮申花与大连比赛最后阶段判罚的点球被人诟病,龙东的倒地有夸张成分,但身体接触也是存在的,属于可吹可不吹的动作。而在第5轮,傅明最后时刻判点仅仅1轮后,他担任建业与恒大比赛的VAR,同样是最后阶段,费南多在罚球区内被顾操撞倒,当值主裁王哲没有判罚犯规,VAR介入,王哲到场边回看后依然没有改判点球。其实通过回放可以看到,顾操的这个动作其实比较明显,VAR介入也说明傅明认为这是一次清晰且明显的点球漏判,那么至少傅明在这两次判例中其自身的尺度是保持一致的。

  

  视线来到第11轮,鲁能与恒大比赛的最后阶段同样出现了争议。先是洛国富无意踩踏金敬道,随后没过多久戴琳暴力飞铲梅方,这两位都被红牌罚下,但洛国富是直红,而戴琳则是两黄变一红。其实当值主裁王迪在第一时间向洛国富出示的也是黄牌,之后VAR介入,王迪在看过回放之后改红,而他向戴琳出示的也是黄牌,虽然这两个动作小编认为都是直红,但王迪第一时间都给了黄牌,确实也保证了尺度的一致。

  

  

  反面教材则是第7轮永昌与国安的比赛,下半场后半段巴坎布和奥斯卡先后被推倒在对方罚球区内,两次相似的动作,一个判了点球,而另一个则没有判罚犯规,执法尺度的区别导致了对最终比分的影响,这口锅当值主裁金京元确实得背,但毕竟年轻裁判,经验还不够丰富,犯错也是可以理解的。

  第7轮青岛黄海青港与河北华夏幸福的比赛中同样出现了误判,亚历山德里尼在被潘喜明飞铲后做出报复性动作被当值主裁张雷直接红牌罚下。鸭梨的这张红牌固然没问题,但潘喜明亮鞋底飞铲不仅没有牌,张雷连犯规都没有吹,就令人非常不解了,如果张雷在第一下飞铲的时候下哨果断,判罚犯规,之后鸭梨还会不会有报复动作真的不好说了,而随后张雷指向耳机示意VAR介入,然后给了张呈栋一张黄牌,则更为迷惑。对判罚不满的吴指导也直接朝场内吼到:“张雷!你摸着良心!”

  此外还有他对于手球动作的识别。张雷执法的第11轮武汉与上港,以及第13轮上港与国安的比赛中均出现了手球争议,相关动图在上文已放出,就不赘述了,具体犯规与否可以参考手球规则的那张表。不得不提的是上港与国安比赛中那次罚球区内的事件,第54分钟,比埃拉在穆伊的防守下倒地,张雷在看过回放之后依然没有判罚点球,引起了巨大争议。

  

  通过回放可以看到穆伊确实踢到了比埃拉,但英超名哨哈克特就认为这次接触不足以判罚点球,而且他还认为张雷原本没有判罚犯规也不能算是“清晰且明显”的漏判,VAR没有必要介入。其实这个球与第11轮华夏国安那场郭全博的犯规被判点情况类似,可以判点,但也可以说这个接触不足以判,同样是10个裁判可能一半会判另一半不判,遇到这种情况无论怎么判罚都会有争议。

  第13轮苏宁与恒大一役中主裁马力的多次判罚也成为了焦点。第4分钟瓦卡索在梅方和严鼎皓的包夹防守下倒地,以及第53分钟艾克森在米兰达的紧逼下倒地,均没有判罚点球,至少对于这两次身体接触马力的尺度是完全一致的。但是上半场补时阶段特谢拉被梅方铲倒,马力没有任何表示,就不知原因为何了。

  博电竞app下载苹果

  博电竞

  评论及结语

  其实通过上述解读应该可以发现,很多争议判罚都是有理可依、有据可循的,至于为什么争议如此之大,其实也正常,这种情况下谁会愿意自己支持的球队吃亏呢?但是一旦遇到这种关键的情况,无论怎么判,都必定会有一方获益,另一方吃亏,自然有争议,在足球世界中再正常不过。

  确实有几位裁判在执法中没有展现出中超裁判应有的水准,比如大连赛区的王竞,球员在场上一碰就倒、一倒就吹,两边同时倒就看谁更痛苦,以及关星,林君等业务能力持续掉线的。还有苏州赛区的石祯禄,国安与泰达一场比赛中连续做出两次明显的误判,以及这赛季状态非常差的张雷,但不可否认的是第一阶段也不乏表现出色的裁判员,比如大连赛区的王哲,以及苏州赛区的沈寅豪、李海新等。

  王哲是历史上中超执法场次第二多的裁判员,经验相当丰富,在其执法的8场比赛中充分展示出了强大的控场能力,小瑕疵也有,但基本没什么大的争议。李海新则是继续坚持“稳准狠”的执法特点,下哨速度快,对红牌动作的识别能力强,基本能够保证坚持自己的执法尺度。而沈寅豪作为中超赛场上为数不多的85后年轻裁判,实力与颜值并存,判罚的准确度高,但与李海新一样还需要更多焦点战的历练,国际赛场上再过几年马宁退役以后就看沈寅豪了。

  博电竞APP下载

  此外,大连赛区的王迪、艾堃、邢琦和郭宝龙以及苏州赛区的马宁和金京元也都不错。王迪在7场执法中也没有什么特别重大的错漏判,但在个别场次对VAR的使用还有待商榷。艾堃的状态比上赛季要好一些,对严重犯规的判断还是非常准确的,第4轮深圳与建业以及最后一轮深圳与江苏比赛中的两张直红给的非常果断。马宁则是除了泰达点球被扑时门将提前移动没有判罚重罚这一次严重误判以外,其他场次都保持了高水平的执法。47岁的郭宝龙作为唯一一位中途更换赛区的中超裁判,自第7轮来到大连赛区以后执哨了3场比赛,凭借着丰富的执法经验较为有效地控制了比赛局面,判罚也较为准确。

  对邢琦和金京元的足够信任也是足协所做的正确的决定。邢琦很久以前就进入过中超裁判序列,但之后又只在中甲执法,直到2018赛季获得中甲铜哨才重回中超,去年一年都在担任四官、VAR和AVAR,今年在第7轮富力与鲁能的比赛中完美地完成中超处子秀,随后又执法了两场中超,非常稳健。而年轻的金京元虽然本赛季前才执法过2场中超(17和18赛季各一场),但由于经常担任VAR,也是中超的熟人了,第一阶段这5场除了上文提到的永昌与国安一役最后时刻发挥失常以外,其他场次发挥都很好,希望足协能够继续给他们委派担任主裁的任务。

  

  (图)本赛季完成中超首秀的裁判员:刘威、梁财伟、黄翼、邢琦、唐顺齐

  其他几位新人的首秀,包括唐顺齐、梁财伟、刘威和黄翼,也都有较高水准的发挥。但邢琦、梁财伟和刘威都是40岁以上的老裁判了,对于他们来说中超首秀来的着实有些晚。黄翼和唐顺齐则较为年轻,但也升入中超名单两三年了,本赛季各自在赛区都是从开始坚持到结束,到第一阶段最后两轮终于得到了上场执法的机会。黄翼在阿奇姆彭罚丢点球后给予安慰的那一幕也被摄像机记录下来,现如今我们很多裁判在场上缺少与球员的交流,更别提这种安慰球员的场景了,真的值博电竞app下载苹果得给黄翼点赞!

  真心希望足协在接下来的比赛中能够继续锻炼这些年轻裁判,毕竟现在亚足联规定首次报名国际级时超过35岁的就没有参加亚足联精英级考核的资格,也就是不能执法亚足联旗下的任何比赛。我们不能每隔两年就像去年一样发现有那么两三位占着国际级但是没通过亚足联考核,想换人结果一看仅有的两位可以报上国际的都超龄了。

  

  放眼近三年升上中超的年轻裁判,甄伟、牛明辉和黄翼马上就要超过35岁的限制,更为年轻的金京元、唐顺齐和麦麦提江年龄不成问题,但此前也一直得不到执法中超的机会。年轻裁判一直在小黑屋里坐着,担任VAR,锻炼价值与真正上场执法相比真的要低不少。也就是今年外籍裁判入境困难,才有机会让他们都在中超亮相。

  小编发现咱们提拔、锻炼年轻裁判永远要靠其他事件来推动,比如现在的一批中坚力量都是2010年左右反赌扫黑过后不得不提拔上中超的,而今年大批新生得到锻炼的机会多半也是因为疫情导致足协无法请外籍裁判前来执法。不知道我们足协的裁判部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主动培养年轻裁判的重要性,但是这同样也需要舆论环境给予裁判们一丝生的空间。

  看到很多球迷说中国的裁判太受足协保护,罚得轻,每次误判过后停哨几场就又出来执法了。其实对比下欧洲的那些联赛,中国足协对于裁判的处罚真的非常重了,只要有误判就停哨,别说英足总了,就连欧足联也做不到。看看现役的欧足联精英裁判,试问哪位在职业生涯中没做出过重大误判?其中有不少甚至还在欧战犯过严重的错误。停哨了吗?降级了吗?都没有,反而继续重用。对于裁判来说,中国足协这种动不动就停哨的处罚难道还不够重吗?不然呢?只要犯错就降级?国际级降国家级,中超降中甲?

  像那些争议判罚,其中大多数都是判或不判都有道理,每个裁判都有自己的见解,如果这种判罚会因为某些球队吃亏或者某些球队获利就直接被打成“严重误判”、“黑哨”,全社会“批判”,上诉足协要求严惩当值主裁,那么今后我们还想做裁判的人只会越来越少。一遇到争议判罚就哭着喊着要请外籍裁判,相似的判罚外籍裁判就是水平高,本土裁判就是吹黑哨,请问这样的环境下如何培养出某些人所期待的那种完美的裁判?

  “如果一个裁判吹中超没挨骂,只能说明他吹的还不够多”,这句话形容的太贴切了。回想去年,克拉滕伯格和马日奇常驻中超,一个赛季下来难免有些误判,但是到赛季末这两位世界级的裁判已经被喷的惨不忍睹,重量级比赛甚至要请其他的外籍裁判来执法,既然这两位世界前十的裁判都无法满足要求,那留给中超的裁判真的不多了。

  很多人经常说世界杯没有中国裁判,那不就是技不如人。说实话现阶段本土裁判与高水平裁判相比确实有一定的差距,但我们现在有两位裁判员有机会进卡塔尔世界杯了,引来的却是一顿冷嘲热讽:“出去丢人干啥”。马宁和傅明在亚足联精英裁判中的顺位真的很高了,难道执法亚冠决赛、担任亚洲杯四官靠的不是实力?难道真有人以为我们在亚足联裁委会里有人?如果有人,哈桑、贾西姆、法加尼敢那样吹咱们国家队和俱乐部的比赛?

  

  如果有人觉得只要一个赛季中超吹得好,那就能升国际,就能去吹世界大赛,那真的是大错特错。想进世界杯,首先在亚洲内就先要一步一步往上升,从亚联杯到亚冠,再到世预赛、亚洲杯执法,然后世少赛、世青赛,一路过关斩将才有机会拿到世界杯入场券,而东亚裁判在国际足联向来没有西亚裁判受欢迎。更何况目前舒克拉拉、佐藤隆治以及亚足联亲儿子哈桑和贾西姆早已锁定卡塔尔的门票,再加上法加尼,这些都是不可能被挤掉的,剩下马宁、卡夫、比思、马哈德梅赫、塔基这几位只能争夺最后一个名额,难度多大可想而知。

  常看英超的球迷都知道,最近英超同样争议判罚不断。尤其是布莱顿与曼联的比赛中裁判吹响终场哨后通过VAR回看补判点球,这样改判确实符合规则,但对于布莱顿完全是致命打击。不过即使如此,布莱顿球员在主裁做出点球改判后也没有一直与主裁纠缠,在点球罚进比赛结束后布莱顿队长主动将站在裁判周围讨要说法的队友拉开,自己上前与裁判和平讨论这个判罚,全程几乎没有人做出过激的举动。试想如果这种判罚出现在中超赛场上,会是什么样的结局?球员蜂拥而上围堵裁判?赛后上诉足协要求惩治黑哨?把输球怪罪于裁判能力不足?最后得出结论——中国裁判没救了?

  

  对于那些实打实的误判,该骂就骂,该罚就罚,没毛病。误判确实有,足协的应对措施也确实是值得商榷,个人认为足协其实可以向英超甚至CBA等联赛学习,每轮比赛之后公开解释一下判罚,同时加强裁判员业务能力的培训,其实像马宁、傅明、张雷和沈寅豪这四位亚足联精英裁判都是优缺点分明的,如果足协能够取长补短,因人而异地针对各位裁判员的缺点进行补强,相信我们裁判员的执法水准是可以得到提高的。

  同时我们社会的舆论场也要“善待裁判”,批评真正的误判没问题,但每次只要遇到对本方不利的争议判罚就直接扣上黑哨的帽子,不分青红皂白,不从规则的角度客观分析,只要有争议那就是裁判水平不足,就是收黑钱了,就是某队的官哨,就要上诉足协讨要说法,还有的拿几年前的中超判例来佐证阴谋论,真的没这个必要。

  鉴于疫情的形势,以及欧洲主要联赛都已开打,想要请个别欧足联精英级裁判来执法第二阶段真的不现实,但目前有消息称足协将邀请三位亚洲裁判前来执法。最后还是希望咱们的裁判能够利用休赛期做好总结,保持状态,争取在第二阶段拿出高水平的发挥。

  附:第一阶段裁判员执法场次记录

  

  

  文章来源:https://www.dongqiudi.com/news/1583646.html

博电竞app下载苹果 博电竞APP下载 博电竞